以996侍公司,何以侍尊严?

试着把人生想象成一个在空中抛接五个球的游戏,这五个球分别是:工作、家庭、健康、朋友和心灵。你很努力地抛着这五个球,不让他们落地。但很快你会发现,工作其实是一个橡皮球,万一你失手让它掉落,它还是会弹回来。而其它四个球――家庭、健康、朋友和心灵则是玻璃做的,如果你让其中任何一个落下,都会不可避免地留下疤痕、裂缝、受损甚至粉碎,无法复原。因此,你必须懂得在你的人生中努力维系它们之间的平衡。(布莱恩·戴森)

吹遍了各行各业的寒风终于在 2018 年的下半年吹到了光鲜亮丽的互联网,一众挥斥方遒的互联网企业噤若寒蝉。习惯了日进斗金的互联网企业主们被这阵寒风吹得措手不及,终是手忙脚乱的打落了自己平日里伪善的面具。企业和员工在离职赔偿上酣战,虽是员工吃亏的多些,但多年来互联网从业人员尤其是程序员群体吃亏的多了,也就「向来如此」的接受了。所有人都估摸着这场寒冬会在众多程序员的腹诽中过去,可终是被「有赞」CEO 的一篇文章推上了高潮。

杭州的互联网产业就像一个巨大的富士康工厂,企业明码标价用金钱购买着初入社会、囊中羞涩的年轻人的健康和全部生活。无车无房的年轻人为了在大城市立足不得不屈服于企业,企业也利用这一点疯狂攫取年轻人的剩余价值。无人知晓年轻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受这种不平等的,当我们回望过去十年的互联网发展,满眼的都是鲁迅笔下的两种人,「想做奴隶而不得的人」和「暂时坐稳了奴隶的人」。

入职了大公司并获得了较高报酬的人姑且算得上是「暂时坐稳了奴隶的人」,作为既得利益者的他们接受并认同「996」,且甘愿为「996」的合理性进行辩护。每当有人站起来反对「996」时,他们便会及时的给与最尖酸的嘲讽,像极了护主的忠犬,忠心耿耿的忘了自己脖子上的项圈和身体上被主人凌虐留下的伤痕。

还没有加入大公司便已然接受了「996」的人是「想做奴隶而不得的人」。他们迫切的需要一个大公司的员工身份来获得自我认同,将 Offer 看作是天大的恩赐。既是受了恩赐,自然该忠心护主,而且还要比「暂时坐稳了奴隶的人」更加忠心,否则连奴隶都做不成。

每个企业主都幻想着员工能把公司当成家,就像白鸦的文章提到说「希望大家意识到公司临走关灯和家里临走关灯是一个性质」。你看,拥有资本的企业家也有天真幼稚的一面。员工要把公司当成家,需要员工对公司拥有极高的忠诚度。忠诚度从何而来,从高于市场的回报来。反观企业家,又想让员工具有狼性,又只给员工吃草,「狼性文化」最后变成了「草狼文化」。也诚如白鸦所说「没有人姓公名司」,但也请明白企业主是企业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这个社会上最大的毒瘤真不一定是那些阴暗面,而是我们阴暗的受害者心态和不断去传播的内心」。这句话一眼看上去充满着哲学意味,仿若一位先哲大儒以洪钟大吕之声为我指点着迷茫的前程。可在劳资关系下,当员工遭遇到工作中的不公时,其本身作为弱势一方向他人倾述和吐槽是非常正常的,这是一个寻找受害者认同的下意识的方式。此时的企业作为员工角度下的加害者,不以实际的态度和行动解决问题,反而要求员工大度,站在加害者的角度进行所谓的「正向思考」,这便是无耻之极了。大部分的员工都在杭州这座城市里挣扎在生存线上,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思考问题本该如此。用情怀和未来给员工画大饼,将一切美好都描绘在数年之后的苦尽甘来,那眼前的生存问题又怎么来解决?

合适的情怀和大饼能够引起员工的共鸣以建立坚实的企业文化,可讲得太多便也就失去了意义。何况罗永浩还用实践证明了情怀的实际效用,除了能把故事讲得更打动人之外,并不能为企业和行业带来太多实质的利益和进步。

纵观白鸦的讲稿,通篇充斥着自以为恰如其分的调侃,实则不过是撕下了伪善面具的资本家,在使用资本凌虐劳动者时不经意间露出的令人作呕的高傲。你翻着这篇讲稿一看,通篇没有什么内容,歪歪斜斜的每个字都讲着「企业文化」和「价值观」。看完之后横竖睡不着,又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个字来,通篇都写着三个字是「不要脸」。

这篇讲稿在遣词造句上算得上恳切,也确实充实着白鸦作为管理者的反思,很大程度上也反映出了有赞业绩和股价不理想导致的焦虑。但通篇讲稿都把企业发展遇到的问题归咎在员工身上,包括但不限于员工利用零食和打车补贴薅公司羊毛、员工遇到不平事不站在公司角度思考、员工懒惰依赖保洁阿姨、员工迟到、没有足够的竞争力、不认同公司文化和价值观等等。作为管理者没有在反思中找到自己的任何问题,一味的躺在自己设计的所谓培养体系和晋升体系的功劳簿上推卸责任,终是让这个反思变成了笑话。

然而,这个在寒冬中摇摆的有赞即使在年会上用放大几百倍的幻灯片公然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又如何?取消各种福利的同时加强所谓价值观考核又如何?有赞的行业地位和公司体量摆在那里,依然会有无数人趋之若鹜,义无反顾的接受有赞的企业文化,为有赞的价值观摇旗呐喊。我们谁也无法改变这个现状,就如同这篇文章一样,除了为从业者的境遇发出一点苍白无力的呐喊之外,惊不起一丝波澜。

绝大部分的互联网从业者必然是没有堕落到幻想能够拿高薪少干活程度的。所求的不过是生活与工作的平衡,在为企业赚取利润的同时给自己留下底线之上的尊严,能活得像个人。而互联网行业的扭曲发展却让企业纷纷向员工的个人生活发起了侵占,最终将劳资关系推向紧张且危险的境地。

行文最后还想聊聊类似有赞的「ENJOY」文化,这些矫揉造作的关键词拼凑大可不必,看着总让人尴尬,如同鲁迅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中提到的「十景病」一般,不过是一种国人的传统思维定式。除了能够迎合宣传和报道,不过是徒添了弄虚作假恶习滋生的地方,让最终的目标脱离实际。

愿每一位互联网从业者都能选择公平与正义,为自己的尊严和生活而拼搏。无论是「想做奴隶而不得的人」还是「暂时坐稳了奴隶的人」,跪久了要重新站起来虽是困难,但只要站起来了便也称得上是个人了。也请永远不要嘲笑身旁正在努力站起来的人,他们是互联网行业真正的未来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