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不出再见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腊八刚过,街上的人们已经在为春节准备了,超市和商场也开始应景的播放喜庆歌曲。风还是一如往日的冷,刮得人脸生疼。我拖着行李缓步走着,告别西溪华府、告别骆家庄。

今天是我来杭州的第420天,也是我在笨马的最后一天,交接完工作,便该回成都去了。恍惚间,我又回到了420天前的那个清晨,也是拖着这个行李箱,意气风发地走出萧山机场…

那日已是初冬,清晨的雨下得多少让人有些郁闷。来到公司,入职手续还未来得及办理便发了一台15寸RMBP,这着实让习惯于给Apple缴纳信仰税的我有些欣喜。那时公司同事还不多,中午便一起在旁边新开的银泰城吃了迎新宴,席罢,原来是一群有趣的人。

一群有趣的人聚在一起做一件伟大的事情,这种创业公司浓烈的团队氛围总是让人向往。笨马也是如此,为了一次客户部署可以通宵达旦,为了一个功能点可以争的面红耳赤,即便再羁傲的内心也会在这种氛围里沦陷,不由得融入进去。

「客户第一」存在于许多公司的价值观里,笨马也不例外。我曾不屑一顾,觉得不过是常用的套路,说给客户听的而已。可当我跟着子喻去客户现场部署时才真切感受到,笨马是真的在践行「客户第一」。每次的部署一定是按预期交付,哪怕中间有众多的系统问题和环境问题。为了部署达到预期可以通宵达旦,公司和现场两地联动。「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喻指的便是这般践行「客户第一」的企业吧。

以梦为马,不负韶华。曾经只会编写业务的我们在经历了笨马的产品研发后蜕变成了一个个理解「性能分析」和「性能压测」的真正的工程师。如今的我们和笨马有着共同的梦想,并坚定地用执着和奋斗去实现。每一次的POC都见证了我们的付出,原谅我的离开不能见证巅峰的辉煌时刻。

好了,相聚有时,离别有期,或许有一天我们终会在记忆里模糊了彼此,但愿还能在提及彼此花名时回忆起曾经的欢声笑语和通宵达旦,「长卿」会永远是「长卿」。

东部的天色总是要暗的早一些,晦暗地仿佛在催促我早些停下这份忧思。今日的天气如同我来时一般算不得晴朗,夜里还下了小雨,不过倒也算是应了景。离别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客户信赖,二愿笨马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山水有相逢,相见必有期。

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