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春分呓语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长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长命女 · 春日宴》 南唐 冯延巳

昨夜又下了一些雨,湿漉漉的街面让今年的春分显得有些清冷,人们还沉浸在前几日的阳光里来不及回神,阵阵的凉风便袭来了。路上的行人都不禁缩紧了脖子和手,整个城市仿若回到了冬天。

今日起得比往先早一些,收拾好便出了门往公司走去。我刻意走得慢了些,倒不是来了闲情想看看路上的风景,只是不愿泥水污了鞋子和裤脚。路程不长,不过三四里路,沿路的两条小河、三座小桥像无声的导游,无时不在告诉着异乡人,这里便是江南了。

来杭已是四月有余,虽说杭州是东部经济发达城市,可整个城市的节奏和成都并无悬殊,唯得吃食上让我不喜。得闲时我常去西湖,总盼望着能感受一次「湖上影子,唯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的意境。然至今不得遂愿,估摸着是张岱的心境我远不及罢。

西湖从不缺才子佳人,但相信爱情的女子,在这西湖之上不过两位。一个是妖,惊艳清绝,在断桥那边,被压千年;一个是妓,绝代风华,在断桥这边,空余唏嘘。美好的故事常有不完美的结局,终是「相识免不了人在风中,聚散不由你我」。

恍惚间我不过弱冠之年,回过神来却便是二十有四了。近些时日倒是有些沉闷,也算是应了伤春悲秋的景。虽说是「往者不可谏」,可绝美的青花瓷终归是等到了恰好的烟雨。生活就是不断想明白过去积攒的问题,顿悟的通透感便是生活往前继续的动力。

太阳终于在午后穿过了烟雨,毕竟春分时节总是要有些阳光的。春天总是带给人们希望,那便是「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罢。